搜索

版权所有 © bob综合网页版 京ICP备14154451号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-这个时代即将由AI定义一切

发布时间:2021-09-18 03:48:11
来源:bob综合体育下载

  摘要:2020年9月,李彦宏新书《智能经济》出版,这也是在2019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首次提出“智能经济”这一概念之后的首次全面阐释。李彦宏认为,人工智能驱动下的智能经济将在三个层面带来重大的变革和影响。首先是人机交互方式的变革;其次,智能经济也会给IT的基础设施层面带来巨大的改变;最后,智能经济会催生很多新的业态。交通、医疗、城市安全、教育等等,各个行业正在快速地实现智能化。新的消费需求,新的商业模式将层出不穷。

  “互联网+百人会”发起人、《智能经济》主编张晓峰为《智能经济》一书写撰写序言,以下为序言全文:

  AlphaGoMaster(阿尔法围棋升级版)和AlphaGoZero(阿尔法元)激起的波澜仍在向远处扩散。

  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而言,这还算不上一个标志性事件,可能只是一朵浪花。虽然这只是专用人工智能突破性进展的一小步,但足以给无数人遐想的空间。这进而也改变了全世界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和预期。

 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,人们不得不面对生与死的残酷考验,新一代人工智能与网络信息技术也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,人们从来没有如此切身感知、真切体验技术的价值。中国的新基建大命题给沮丧、低迷的全球经济抹上了一层希望的亮色。

  世界的改变有时是很偶然的因素推动的。新冠病毒给各国政府和无数地球村民的必答题都差不多,选答题的自由发挥空间也足够大,考试纪律也拿捏得比较统一。可信的技术、良好的自律、彼此的协同、强大的动员,要拿到高分,这四条缺一不可。

  我们都有幸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与渗透,由此积累的海量数据将为AI算法提供最具营养的“食物”。我们也有幸见证了科技领域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两件大事:一件事已经发生,华为高擎5G旌旗,攀上新一代网络信息技术之巅;另一件事正在发生,以百度为“头雁”的中国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将执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之牛耳。

  华为的故事大家已耳熟能详,百度的新篇章正有待大家的协同参与,中国也最有机会和条件打通AI+5G,形成高质量发展的双引擎。全球顶级科技商业杂志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主办的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于2020年6月刊文称,“百度飞桨深度学习平台,正在推动工业人工智能崛起”。最新的《福布斯》杂志则点赞百度自动驾驶的开放模式。时至今日,百度Apollo(阿波罗)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,也是国家级自动驾驶开放创新平台。波士顿咨询于2019年底发布的《产业智能化:中国特色AI平台模式》报告,以百度和谷歌为对比样本,得出的结论性判断是,“中国独特的市场环境使企业面临多方面挑战,需要技术和产业价值并重的中国特色AI平台”。当然,百度只是有雄心的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公司的一个缩影,华为、腾讯、阿里、商汤、旷视等各有千秋,形成共同进化之势。

  就像AlphaGoZero经过三天自我训练就可以打败“哥哥”一样,人工智能技术近5年的进步速度非常快。以深度学习为例,从DNN(深度神经网络)发展到RNN(循环神经网络)、CNN(卷积神经网络),再到GAN(生成式对抗网络),它在不停升级换代,并触发新的创新。

  只看到技术因素的影响难以理解当今的世界,也难以洞察未来的世界。当今有四项改变世界的非技术因素,无出其右,即泛在连接、泛在共享、泛在融合与泛在协同。

  非技术因素往往有“人”这个最能动的主体参与其中甚至主导。“泛在”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意味着逐渐地无时无所不在。未来,你将逐步忽略人工智能的存在,因为它会无处不在。

  有人会说:“这不还是技术因素吗?”其实这个判断有其合理成分。现在起作用的非技术因素往往有技术因素的影子,或者由技术因素提供支撑,并在时间和空间上与技术因素叠加融汇、相因相生。一如5G、AI、开放共享、协同生态等技术因素和非技术因素的交织,将催生一个大连接、大空间、大协同的时代。

  几经沉浮、让人爱之忧之的人工智能为什么时至今日方显英雄本色?人工智能技术将怎样改变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逻辑,怎样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?希望本书的坦诚对话和持续交互能让我们一起距未来更近。

  我们可能会惊奇地发现,“技术”上的去中心化和“非技术”的以“人”为中心化是并行不悖、毫无违和感的。就像本书所阐述的,人工智能的本质是对人的理解。理解才能更懂你,更懂你才能更好地帮助你,助人成长是AI的至高伦理。再如新基建、新型智慧城市、新治理,其出发点是什么?归根结底都是以人为中心、促进人的成长与发展。

  AI大脑自身并不代表什么,当AI大脑、智能化的操作系统、开放共享生态组合在一起时,人工智能的场景化才真正有了基础。

  世界就是一个“关系”结构。大到天体之间的“关系”,小到人体与细菌的“关系”。微信、QQ、社交电商都是一个个关系结构,一个组织、一个国家、一级政府也是一个个关系结构。全球化是一个关系结构,“一带一路”、命运共同体亦然。

  这些大大小小的关系结构一直在发生变化,特别是基于人工智能新一代交互技术实现的万物互联、智能互联、产业智联,泛在连接与泛在感知、泛在交互一道重塑关系结构。人与人工智能可以共同进化,产业与人工智能将共同进化,社会也会和人工智能共同进化。产业内关系的重构、产业之间的融合是不可避免、值得拥抱的。企业等各类组织的边界已然不清晰,未来只会更模糊,所以才更具生态属性,泛在协同才会自然生长。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与混合现实会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知,人的智能与人工智能的叠加、融汇,会为人类、为世界发展打开新空间。人的生存状态、生活方式、合作模式都会改变,虚拟员工、共享员工、项目式合作、兴趣式协作比比皆是,未来人更多地栖息于平台上、生态上,而不是单个组织空间,甚至是否还有“员工”这个概念都值得商榷。就像机器与人之间并非非此即彼、必须你主我从的关系,机器可能是人的数字孪生体、人的智能助手,人工智能是群体智能利用技术因素的映射、升华,将技术原则、技术伦理、技术哲学作为人机协同、超级智能世界的游戏元规则,机器智能和群体智能是可以和谐相处,也可以交相辉映的。

  人工智能是一个集成器、搅拌器、转化器和放大器,混合智能持续迭代会变得更强大。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交互史,也是追求低成本、低功耗、高效能、高便捷的持续演进史。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改变了交互模式,混合智能更进一步,可以实现对技术因素的集成、非技术因素的集成以及彼此之间的集成,进而催生协同的智能经济兴起。

  协同与融合、共享是相伴而生的。协同是新连接机制、新合作模式,深度协同可以功耗最低、效能最高、价值多重优化,可以真正跨界融合,共享每一项能力、关系与资源,不必都去做从0到1的事情,人不需要重复习得人工智能擅长的能力,这会大大解放群体的想象力空间与创造力空间,可以让参与者效用最大化。总之,协同效应是值得持续追求的目标,协同模式、协同时代正因技术因素和非技术因素的融合作用,特别是人的解放而衍生、放大、流行。

  AI影响了关系,重新定义了关系,但不会仅限于此。AI的重新定义还将渗透更多的节点、场景与时空。

  (1) AI将重新定义要素。要素市场化改革是中国下一个十年最重要的改革。除了过去的土地、劳动力、资本,现在国家明确提出技术、数据是新要素。假以时日,国家还会进一步突出人力资本、智力资本、生态、范式模式的要素价值。

  (2) AI将重新定义生产关系。要素变化,生产力发展,全要素生产率要求,社会关系结构调整,都会带动生产关系的因时因需改变。供应侧、需求侧的关系会被重塑,供应链、产业链、价值链(网)的关系会因知识流、智能流与生态因素而调整。类似百度这样的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与生态引领者,将成为智能关系的设计师、架构师,成为链条、节点的连接器、路由器、放大器。百度这样的公司的创新,必须是社会化、前瞻化、生态化、协同化的创新。类似百度的平台将是社会化、共享共生的平台,是基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新型交互平台。平台的原则,需要首先符合智能时代之道,成为融合协同生态的润滑剂与酵母菌。平台与生态各个“物种”的关系,以百度为例,将是用户帮助百度重新界定自己、百度帮助用户成为自己的关系。毋庸置疑,AI将重新定义百度,用户将重新定义百度,未来将重新定义百度。

  (3) AI将重新定义空间与系统。CPS(Cyber-PhysicalSystems,赛 博物理系统,也叫信息物理系统)是2006年美国科学基金会提出的概念,通过计算、通信与控制系统的一体化设计,实现虚拟空间与物理空间的交互、感知与控制、实时协同。后来提出的CPSS(Cyber-Physical-SocialSystems,社会物理信息系统)是在CPS的基础上,把人及其组织纳入系统,使虚实互动、闭环反馈、平行执行成为可能(王飞跃等,2015)。CPSS更加注重人脑资源、计算资源与物理资源的紧密结合与协调。当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相交汇,数据、算法与服务相融合,特别是混合智能崛起时,数据+算法(云+AI)与普通意义上的赛 博已有较大差异,有必要独立看待,加上云(Cloud)的CCPSS(Cloud-Cyber-Physical-SocialSystems)今后在整体逻辑、架构设计、资源安排上会更加体现出优势。

  (4) AI重新定义行业与产业。AI将对全生态链业务、管理与服务进行重构,导致节点、链条、网络与网格、区块呈现新形态,而逻辑机理、价值分布、空间组合都会被改写,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以及基于生态共同体的多重融合将大量出现。

  (5) AI将重新定义经济。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·库恩是“范式”的提出者,范式从本质上讲是一种理论体系。库恩(1962)指出:“按既定的用法,范式就是一种公认的模型或模式。”在库恩看来,“科学革命”的实质,一言以蔽之,就是“范式转换”;是少部分人在广泛接受的科学范式里,发现现有理论解决不了的“例外”。本书无意也能力不逮去构建这种新范式,而是告知大家这种“范式转换”的可能性或必然性。

  (6) AI将重新定义成长。我们每个人、每个物体甚至每件事都会被重新定义,都会渐进或主动或被动地“被”函数化、数字化、孪生化。数字化易于理解,每个人的每一个轨迹、每一次驻留、每一个行为都对应一组数据,当然人或者机器本身就有“参数”。微信、百家号是我们虚拟空间的映射,朋友圈的分享是我们的思想在虚拟空间留下的痕迹。其实每个人也都可以被理解为一个节点、一款App(应用程序);这些不同的“点”在人工智能的大背景下,被用新的方式解锁、激活,被泛在连接,产生泛在共享与泛在协同。

  世界经济增长放缓是不争的事实。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,其生产力可提升的空间、生产关系的能力都已经受限。所以,不同的国家在寻求不同的新动能、新产业、新赛道。

  中国改革开放42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最根本的变化是思维的变革、体制的改革、规则的演进,人力资源被激活,人的能动性、创造力被释放,生产力被解放,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潜能被重新发现、重新定义。

  中国有可能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的创新中心,我们正在步入与机器共生的新时代。这个时代,我们与AI共同进化,定义一切。